讓捐款和買彩票一樣好玩 捐10美元即有機會見到好萊塢明星

摘要: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Omaze,Omaze是一個在線慈善籌款平臺,提供千載難逢的體驗和獨家商品,以支持慈善事業,比如明星可以捐贈自己的物品,由Omaze進行拍賣。 簡單講就是Omaze會號召一些明星參與,讓用戶來進行小額捐款,比如用戶捐款是10美元,就有機會贏得某個明星演唱會VIP;因為讓用戶平白無故捐款可能沒那么容易,而這個組織就是讓捐款也能有機會贏得和明星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Omaze,Omaze是一個在線慈善籌款平臺,提供千載難逢的體驗和獨家商品,以支持慈善事業,比如明星可以捐贈自己的物品,由Omaze進行拍賣。

簡單講就是Omaze會號召一些明星參與,讓用戶來進行小額捐款,比如用戶捐款是10美元,就有機會贏得某個明星演唱會VIP;因為讓用戶平白無故捐款可能沒那么容易,而這個組織就是讓捐款也能有機會贏得和明星接觸的機會,讓捐款也能有機會贏大獎。

WX20191213-110139@2x

自成立以來,慈善平臺Omaze為超過400家慈善機構籌集了超過一億美元,包括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全明星基金,朱莉婭羅伯茨基金,Make-A 基金會等。

很好的模式對不對?相比壹基金的每人捐一塊錢的理念,這個更符合人性,讓捐款和買彩票一樣好玩。然而,Omaze 創業過程并非一帆風順,他們是如何堅持到底,最后成為名人最愛、就算犧牲色相也心甘情愿為他們募款?

Omaze 的共同創辦人Matt Pohlson 和Ryan Cummins 就讀斯坦福大學時,參加了一場慈善募款餐會的拍賣活動,出價最高的人可以和NBA 傳奇球星「魔術強森」一起看球并共進晚餐,而身為鐵粉的兩人當然也興奮地跟著出價。可惜的是,競標開始沒多久就超出了學生能負擔的價格,他們只好眼睜睜看著別人以1 萬5 千美元得標。

開車回家的路上,Pohlson 和Cummins 討論了兩個問題。第一,在他們心中無價的獎品,竟然只募到了1 萬5 千美金?第二,投入公益只能是有錢人的專利嗎?有沒有更好的做法,同時滿足募到的錢很多、參加的人也多的目標呢?

從商業角度來看,實體拍賣要準備氣派的場地、高水準的維安、眾星云集的出場費等等,每一項都是高昂花費,一個不小心,舉辦活動的總支出搞不好比募到的款項還多。

因此,若能把慈善拍賣的實體活動搬到網上,改用樂透抽獎的方式決定贏家;比得不再是誰的口袋深,人人都有機會贏得夢幻體驗。如此一來,不但降低參與的門檻,還省下大量成本,更能讓非營利組織關注的議題擴散得更廣,加深一般人對各種議題的關心。

于是,他們創辦了線上募款平臺「Omaze」,每位用戶最低捐10 美金就能參加抽獎,贏家可以獲得與各界名人近距離接觸的獨家體驗,捐得越多、機會越多。Omaze 收取其中20% 作為平臺的營運費用、剩下的80% 全數交給受贈的非營利組織。

營銷不談「理想」而是打造「夢想」,從數據挖出大眾喜好

Pohlson 和Cummins 參與慈善活動的經驗豐富,他們協助過柯林頓基金會(The Clinton Foundation)的十周年紀念慈善音樂會、Intel 贊助的《女孩向前走(Girl Rising)》紀錄片拍攝等等。過程中,他們深刻體認到:慈善募款光有遠大目標還不夠,如何將崇高的「理想」包裝成人人能懂、樂于分享的「故事」,是成功宣傳的關鍵因素。

而一個好故事該納入哪些元素呢?以Cummins 曾做過號召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Live Earth》的經驗為例:他關在剪接室里,從幾百小時的影片素材中篩選出讓人省思的「事實」,輔以專家轉譯成一般人容易理解的「解釋」,再參雜讓人發笑的「幽默」成分,最后是呼吁觀眾采取的「行動」。

除了內容,Omaze 也在乎數據。為了確保營銷短片有效擴散,他們成立了「老虎小組」,專門追蹤每項募資專案在社群媒體上的表現,并據此調整策略。

舉例來說,之所以選擇「共度情人節」作為英國演員Idris Elba 專案的獎勵,是因為老虎小組分析后發現,Elba臉書的追蹤者中女性占了80%。

老虎小組也觀察到觀眾比較喜歡看到明星們親民、搞笑的一面,而不是在螢幕前侃侃而談受贈機構的理想。因此Omaze 的短片多以幽默的惡作劇作為主打,讓明星喬裝上街和民眾互動,借此帶來非常高的流量。

另外像是:影片長度最好保持「兩分鐘」、在畫面中加入字卡輔助,以因應許多不方便開聲音的使用情境等等,都是Omaze 從數據中挖掘出的秘密武器。

Pohlson 認為「笑聲總能拉近彼此的距離。」觀眾笑了,錢進來了,非營利組織就放心了!

但話說回來,若少了這些大明星的光環加持,Omaze 將黯然失色。在一開始毫無成績的初創時期,Omaze 是如何讓明星點頭加入呢?Pohlson 將一切歸功于「堅持、持續改善,以及一點點的運氣」。

起步跌跌撞撞還出大包,但勇敢和誠實讓Omaze 重獲信任

2012 年,Omaze 推出第一個慈善樂透,贏家可以進入料理實境節目「Cupcakes Wars」的后臺并擔任客座評審。但結果很慘,Omaze 只為退伍軍人協會(Team Rubicon)募到了700 多美金。但他們沒有放棄,繼續嘗試下一個可能。

隔年,熱門影集「絕命毒師」新一季即將開拍,Pohlson 和Cummins 想趁著追劇熱潮一舉打響知名度。于是他們邀請主角Bryan Cranston 加入,卻碰了個軟釘子。由于Omaze 根本還沒做出成績,Cranston 猶豫著該不該相信他們。

但兩位共同創辦人不死心,知道Cranston 會參加一場慈善撲克比賽后也跟著報名,他們不斷向Cranston 打包票,會盡一切努力確保募款成功。最終,Cranston 還是被這股纏勁打動了,也因著他的高人氣,專案有了驚人成績,36 小時內就涌進上百萬美金捐款!

這對當時團隊只有4 人、系統只能半自動處理投注的Omaze 來說,是驚喜也是驚嚇。一陣忙亂過后,總算順利抽出了幸運贏家。開心之余,他們赫然發現:系統里有幾千筆投注竟沒被登錄!

當下,他們大可當作沒這回事,不說大概也沒人知道。但他們仍然決定誠實以對,旋即發表如下聲明:「這次我們沒預料到反應如此熱烈,在流程還沒完備的情形下出了些差錯,導致有些朋友錯失了機會。這些人的機會將被保留到接下來的其他專案作為補償。同時,我們也保證絕不再犯相同的錯。」

危機處理得當反而成為轉機,Omaze 證明自己值得信任。許多名人和慈善機構欣賞他們誠實的勇氣,陸續主動找上門來,洽談合作。

Pohlson 回憶起這場教訓:「無論你在事業上或是個人生活,不小心做錯事讓別人對你失望。只要真誠面對,承諾下一次會做得更好,通常人們都能理解。」

消費行為從實體轉移到線上的趨勢,迫使非營利組織必須從頭走過陡峭的學習曲線,摸索怎么把自家的募款管道搬上網絡。Omaze 的商業模式恰好解決了這個煩惱,在非營利組織的數位化過程幫了很大的忙,為他們減輕負擔,得以專心經營自己原本擅長的工作。

Pholson 在各個場合不斷強調「我們真正的目標不是為了消滅慈善拍賣,是把那些從來不曾捐款的人通通找出來,讓做公益變成輕松、好玩又有意義的一件事。」

根據官方說法,Omaze 的樂透模式募得的金額比拍賣形式平均多出20 倍。而Omaze 的最終目標,是每年為非營利組織募到10 億美金。

雖然離目標還有段距離,仍期待Omaze 能持續成長,讓好事不斷發生!

本文轉載自創新拿鐵,有修改。



無覓評論,優化體驗,加強品牌價值

無覓相關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广东福利彩36选7好彩3